总的来看垃圾不分类,怎么着更加好走向

2019-09-30 06:07 来源:未知

摘要:只要有细致的治理,入微的宣教,包括设计出朗朗上口的口诀,多管齐下,再难转变的习惯,也有华丽转身的可能。图片 1

摘要:垃圾分类,如何更好走向“日常”

上海将全城推进生活垃圾全程分类,此前召开的市人代会专门为此立了法。而在一些基层村居,垃圾分类这件难事,也因为耐心细致的“绣花式”治理和春风化雨的宣传教育,逐渐深入人心,成为一种“新时尚”。

图片 2

>

对话人: 人民日报评论员何鼎鼎 、解放日报评论员朱珉迕

央媒近日就报道,“能烂在地里的就是湿垃圾,不会烂的就是干垃圾”这简简单单两句话,让郊区某镇的村民们记得滚瓜烂熟。无论是七八十岁的本地老人,还是二十出头的来沪居民,都有一套熟练的垃圾分类流程:“家里常备两个垃圾桶”“厨余湿垃圾直接用锅装方便又干净”……一位村民还笑言:“现在去外地亲戚家,看到垃圾没分类都觉得不习惯!

何鼎鼎: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正式实施,对垃圾分类提出明确要求。垃圾分类,对垃圾减量化与绿色发展不是小事儿,但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是新鲜事儿,也是“麻烦事儿”。现在很多城市挺关心,上海这样一项公共政策是如何实现平稳开局的?

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,过去人们之所以不习惯垃圾分类,除了垃圾分类相对复杂、繁琐而外,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,是由于人们早已习惯于垃圾不分类。于是,要用不习惯的垃圾分类之举去替代早已习惯了的垃圾不分类行为,其中的难度当然可想而知了。

朱珉迕:好的公共政策不可能成于一夜之间,背后有长期铺垫、多方努力。尽管正式推行是在今年,但上海人对垃圾分类理念并不陌生,观念输入和价值倡导已开展多年;而基层的大量试点、先行开展的社会动员,为最终的政策推行打下了基础。同时,更多人切身感受到了“垃圾围城”的风险,这种体会加速了垃圾分类理念的接受程度。立法虽然划出一道硬杠杠,但立法的过程本身就是酝酿探讨的过程,也是形成共识的过程。

所谓习惯,就是一种自然动作,是不假思索就自觉地、经常地、反复去做的行为。思维定势、“习惯成自然”,此之谓也。对于每个人,行为既成习惯,便很难一下改变。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不能改变,关键要看采取了怎样强有力的措施,管理者与群众有着怎样良好的互动。

何鼎鼎:有人说,政策制定与推行需要刚柔并济。柔呢,就是政策形成过程要有吸收接纳,也要循序渐进,给公众留出适应时间;刚呢,就是推进过程中要一鼓作气、果断坚决,不能在反复、犹疑中消磨公众参与的热情。像垃圾分类这样大方向上看准了的事,形成共识后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在操作层面务实地展开。

“铁杵磨成针”。天底下没有改变不了的不良习惯,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险阻。大多数人原本没有垃圾分类的习惯,倒是习以为常的“一丢了之”既方便又轻松,要改过来,的确挺难的。不过,只要有细致的治理,入微的宣教,包括设计出朗朗上口的口诀,多管齐下,再难转变的习惯,也有华丽转身的可能。

朱珉迕:这就涉及精细化管理的命题。谁都知道垃圾分类是好事,但从观念认同到行动实施,从理解到支持到主动参与,仍有漫长过程,这就对精细化管理提出考验。比如,上海的相关部门管理者提出,不要一刀切,既要严格执行硬性约束,也要充分考虑居民需求,做到“一小区一方案”;再比如,因为目前湿垃圾需要居民自行“破袋”投放,为了怕居民弄脏手,有的街道在垃圾箱房配置了感应式洗手池。这样的例子很多。政策真正比着现实去设计,贴着人心去执行,一环扣一环,就能真正落地跑起来。

其实,在我们的生活中,还存在着其他太多的不良习惯,比如,行人乱闯红灯,随地吐痰丢果壳;比如,乘坐公交不礼让老人,起争执吵架;比如,在居民小区遛狗不套圈牵引,等等。如何让这些不良习惯、不文明行为离我们的社会和生活渐行渐远,以至销声匿迹,关键就是要查找原因、靶向治疗,进而让人们渐渐养成良好的习惯。

何鼎鼎:有细致的管理,才能有细致的分拣,这是两相呼应的。现在人们集中关心两个问题。第一个,前端分类的士气已鼓足了,后端处理的工作能否及时跟上?第二个,前期因新奇引发的热议终究会过去,垃圾分类如何从时尚走向日常?

智者说过:要除掉旷野的杂草,最好的办法就是种上庄稼。人的行为也是一块空旷的“田地”,要让行为不失规矩,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好习惯去占据它。毕竟,人人心中都有一颗向善的种子。我们只有种上文明的“庄稼”——动员各级组织和全社会的力量采取统一的、一致的文明行动,并鞭策每一个个体自觉响应,我们就能有效地清除不良的“杂草”。用真诚、善良、优雅的好习惯来占领心灵及其行为的高地,就能把俗气、落后以至是丑陋的“心魔”排挤出去。如此,我们的社会和生活就能变得文明、和谐而美好起来。

朱珉迕:前端最重要的是避免“破窗效应”,这需要法律刚性执行,立好规矩、养成习惯、树立风气;后端处理最重要的是避免“前端分类后端混运”现象的发生,确保公共治理的公信力。同时,也要更开放包容地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其中。许多公共事务都是如此,短期行动容易,长效推进不易。要形成真正的“长效机制”,还是要充分考量行政成本、社会成本,在成功动员后让社会自身顺畅“跑”起来,也只有这样,一时而起的“兴奋劲”才会内化为持久的习惯。

从社会文明发展变化的轨迹看,人们文明习惯的养成不可能一蹴而就,都会有一个转化过程。事实上,就像那位村民“看到垃圾没分类都觉得不习惯”一样,只有当人们“不习惯”于一些不良习惯时,才意味着好习惯的种子已然开始萌芽,而一旦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、沉淀,这些好习惯则定能在一个人的身体内孕育滋长、葳蕤茁壮,并成为推动社会文明发展的强大动力。愿类似的“不习惯”越多越好!

何鼎鼎:没错。只有让社会自身“跑”起来,才能让垃圾分类成为新的时尚。上海有一条措施,在我看来可能会有根本性作用,那就是中小学将垃圾分类作为“开学第一课”,纳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。孩子最认真,而参与又是最好的教育,能从小养成分类习惯,在家庭内部形成孩子监督家长的良好氛围,就能让一项政策真正扎下根。

栏目主编:朱珉迕文字编辑:朱珉迕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图片编辑:雍凯

朱珉迕:在执行过程中,不理解的声音多少也有,关键还在于解释好政策的“成本收益曲线”:不分类,眼下轻松,但长期的生态环境、土地资源成本不可估量,这种成本一定是全社会共担的。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像垃圾分类这样的公共政策归根到底是一种有关发展的“核算”:怎样的投入是有效的?怎样的前后端分工才能产生“正效应”?怎样能让社会成本最低?为此,上海仍在继续摸索。一次2000多万人参与的实践,必定会为全社会带来生动一课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5533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美高梅mgm平台,转载请注明出处:总的来看垃圾不分类,怎么着更加好走向